麻憚譴迵卼翩輿脹妀賜湮檗釱抶 飲謐賸伅

陔曶儔摩芶www.3522.vip

2019-04-11


    憩眻諉蚚忒儂鼴狟桽え隙換跤炵苀ㄛ肮奀峈羉梏梉撟摩芶腔濂岈俴雄枑鼎訧踢盓厥ㄛ褫蔚々痺腔煙導婄拹ㄗ徹呁腔々眲ㄛ勤扦頗翋砱岈珛釬堤賸※羲阹俶僚瓬§﹝

     赻撩扢數賸珨揭啞Х籧俓腔閣巖鏍咑ㄛ扦頗馱釬氪眥珛阨す蕉彸腔羲蕉奀潔祥酗ㄛ倛傖峉玸埭假奐覤梫眵撐粥蛹迍隑百擂踱ㄛ扂蠅赻撩憩岆膘扢賸涴欴珨跺弊模﹝

      恅炰眈2堎8梊睍蚘傶諒撗伢蟾控簆麾甭趧摀絨鼚迮饑福睆狨竁皛拿鼚倇掉銫疣罈罔蝻м葥豽拇輶蜳獃2堎13梊痗簋痾嘟袪敵羋嘀け醴ぞ甝樆嘀匋耽剪馨蒫躅昍獺

      桽え笢腔醱窒桶①眕摯傻陓腔①覜囀搋暱л祳羶彤皆漟饒橦鼘薹梩秘耀盈甂窔蝏慖習迵冪撳淉習眈落眈傖ㄛ岆涴弇眒冪薩眥16爛腔侅騚桶欱傖腔馱釬炾嫦ㄛ衾岆坻玴羌硐奻厙岆帤懂腔⑸岊ㄐ萇赽莉こ脹˙こ窐汜魂奩婦嬤督蚾督庉ㄛ薩俴疑滅毓趙賤瑞玸孮扂矽蕃秶ㄛ刓昹吽輩笢庈す猀嘉傑撼域2019※扂蠅腔誹捸仍瑤琚炕穹課笢弊爛§魂雄﹝

     弊囀郔湮腔等撰邧柲燭陑掙淏婓砃控儔怀阨ㄛ12366控儔馨阭督昢笢陑蛹孮丳簆麾狠珂孩篨硉詢11ㄝ6ㄔ˙庈⑹翋猁耋繚す歙苤奀霜講3521謙ㄛ2018爛俇傖324跺游睿557模欱硈部拹阨ㄛ蟀諉眅誠迵旮詀腔虧攽/眅埶峓陔翻繚諳偉珩網眳郗堤ㄛ蠟褫眕轎煤鳳腕扂蠅腔督昢扂蠅頗迵嫘豢妀煦羲輛俴紱釬ㄛ﹝

      2019年1月,著名作家、魯迅文學院常務副院長邱華棟剛好50歲。作為文壇「活躍的實力派作家」,他履歷驚人:16歲開始發表作品,30多年間出版不重複作品50餘部、累計900多萬字,作品題材多樣,涉及領域眾多。古人說「五十而知天命」,於邱華棟而言,寫作就是他的命運。■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通訊員谷素梅鄭州報道邱華棟告訴記者,寫作就像是捏泥巴,或者打遊戲會上癮,他享受寫作過程帶來的樂趣,也因對作品的不滿意而不停歇地創作。擔任文學主編多年,現任魯迅文學院常務副院長的他亦對當代文學發展動態給予密切關注,同時對當下文學發展現狀給予充分的肯定。日前,邱華棟攜兩部新書《作家中的作家》和《金瓶梅圖鑒》做客鄭州松社書店在開讀者分享會,並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作家中的作家邱華棟說,作家就是用語言來創作的藝術家。而作家中的作家,是指那些能對作家產生影響的作家,這些作家只有少數的一群。在《作家中的作家》一書中,邱華棟選擇了普魯斯特、卡夫卡、博爾赫斯等十三位在文學史上起到重要轉折作用的文學大師,從個人經驗出發,對大師的創作進行精微的觀察和獨到的剖析,希望作為「引領讀者進入文學大師創造的世界的窗口」。在他看來,《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金瓶梅》的作者蘭陵笑笑生亦屬於「作家中的作家」,他們既是中國古代作家中寫日常生活最好的兩個作家,也影響了之後的其他作家。此番整理《金瓶梅圖鑒》即是致敬《金瓶梅》問世400年之作,將古今中外20多種語言,百餘個版本加以梳理,以期「為同行提供一個思路」,向世人展示「這兩個偉大的小說是怎麼流傳的」。在某種程度上,這兩本書也可以視為邱華棟的「讀書筆記」。邱華棟愛讀書是出了名的,蘇童曾評價其「讀書之多,多到恐怖」。其家中藏書數十萬圖書,古今中外名家作品均有涉獵,他博士論文就是選取8個拉美作家和20個中國作家的比較。在此之前,他還出版有《親近文學大師的72堂課》推介70多位作家,深受讀者喜愛,《作家中的作家》是為更好滿足讀者需求所推出的精簡版,並加以增刪修訂。在他的諸多藏書中,《紅樓夢》和《金瓶梅》的版本收藏尤多,其中《金瓶梅》僅海外版就有20種語言,百餘種譯本,在他家裡,這兩本書滿滿地分別擺放在兩個大書櫃裡。「快樂」和「不滿意」是寫作的動力一邊是閱讀,一邊是寫作。在邱華棟的寫作中,好像很少有空窗期。「1月底我得交掉一部關於《紅樓夢》的書稿,春節期間要寫武俠小說,今年還要寫完一部非虛構作品《北京傳》。」近期的工作計劃被安排得滿滿當當,而且他說,這些都是要在業餘時間去完成的。邱華棟是一個很注重寫作狀態又能有效利用零碎時間的人。在工作間隙,出差途中,甚至跟人聊天時,他都能用手機寫上一些。但他也很有寫作的儀式感,只要在書房坐下寫作,他就會打開悠揚的古琴音樂,把手機丟在一旁,全身心地享受寫作的過程。時常會有人問他「不累嗎?」在邱華棟看來實則其樂無窮。「寫作真的會上癮,會想把自己經歷的和想像的都寫下來,」他說,「即使不給我稿費,我也會繼續寫。」豐富廣泛的閱讀和高效的時間利用以及對寫作純粹的熱愛,正是他能成為「全能高產作家」的關鍵。此前有人向他請教總是寫不出來東西怎麼辦,邱華棟就只管讓他們去寫。在他看來,寫作就是一個經驗喚醒的過程,越寫才越能寫。「創造性的快樂」和「總有一種對自己的不滿意」是邱華棟持續創作的動力源泉,在閱讀過眾多古今中外的經典之後,他也想寫出一部能傳世的傑作,卻總對自己不滿意。「有人寫一本就成了,有的人要寫一百本。但是只管去寫,不要擔心沒有人看到,好的作品能夠抵抗時間。」「有的作家是深挖一口井,有的是描繪一片平原。」邱華棟屬於後者。寫小說時,他一邊堅持「與生命共時空」,從《別了,17歲》到《前面有什麼》再到《夜晚的諾言》、《白晝的消息》,他的寫作隨生命階段而推進ㄛ頗祜枒蹦賸砃菴坋趣姘佸騑桶湮頗菴珨棒頗祜芢熱腔弊模儂凳鍰絳刱掃例橛刲◇迍藑衪菴坋趣姘巹埜頗菴珨棒頗祜芢熱腔姘淉衪鍰絳刱掃例橛刲﹝狩驞稂郈ざ蒰給屎噥迓鷚奪燴揭衄諉揖扡偶釬こ腔磁燴褫夔俶ㄛ蝵鮽疰б穜蒆銙甃瓚穚雺Ь剼鞊腦炸掀閡細俶修茧秘騵薯ㄩ涴跺棵郪褫眕堆翑僥嘐珨笱薊炵ㄛ督昢弊模淉笥湮擁睿濂勦膘扢蜊賂姥痋